lshlwc.com

朋友的人妻波多野结衣电影 电梯里被强H文

更新时间:2021-12-03 15:11点击:
类似|咪乐|直播app 无锡著名长篇民歌《赵圣关》的女主人公林二姐,也实指是杭州临平人,该歌有多节描述临平运河段风光的唱词。

我愣了愣,这顾耘睿,从我认识他开始,那方面已经不行了,怎么玩儿群P?

顾霆宇突然间爆笑出声,伸手在我的脸上狠狠地捏了一把:“骗你的。”

我就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我居然还信了他的鬼话。

他跟他老子之间的事,关我啥事?

“时光,你说,我爸把你捧在手心,为了你,叫我这个儿子都可以说赶就赶,他在你身上又图不到什么好儿,为什么呢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会不会是老爷子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,将你养在身边,好在他百年之后,给我做老婆?”

呸,这话他也说得出口。

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:“顾霆宇,你就不能说点正事?”

“别发火啊,我这不是跟你开玩笑嘛,我是来跟你说,我爸来消息了,他说要延迟一个月回来。”

“你的话说完了,可以滚了。”

“你说你整天凶巴巴的,怎么就将我老子迷得晕头转向的?”

我将图纸收了起来,挑眉看着他,冷冷的说:“我再怎么凶,都是你爸的老婆,他怎么晕头转向,是他的事,我怎么迷他是我的事,和你有半毛钱的关系?没事别随便进我屋,男女有别。”

他嗤笑一声,并没有离开,而是向前倾了倾身,目光落在了我画好的图纸上:“时光,你想参加时服装设计大赛?”

“怎么,不可以?”

顾霆宇撇了撇嘴,随手将我画了两个时辰的稿子,团了团,丢进了垃圾桶。

我瞬间火了:“你是不是有病?”

“是我要问你想做什么,那个地方浑水深了去了,多少高材生被埋没,难不成你想靠我爸的地位扶摇直上?”

他这话句句透着讽刺,我也懒得理会。

我承认,我是只学了点皮毛,想要拼夺冠军,根本不可能。

可是我现在是顾耘睿的女人,只要我想,那么我可以直接晋级冠军。

哪怕我画的只是一张不及格的烂稿子,但我并不想走捷径。

我妈曾经一直教育我,做人做事一定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现在我虽然不再是许晴可是我终究是我妈的闺女。

她离开人世大概也有三年了,回京都后,我去打听才知道,那天夜里我一个人坐在她的坟前哭了整整一夜,我妈妈为爸爸辛苦操劳一辈子,可是临了连我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。

“时光,你怎么又走神了?”

“出去出去,我还有事,懒得跟你废话。”

我直接赶走了顾霆宇,之后我继续画了一张,又觉得不是很满意。

可是没想到我这三脚猫的工夫,匿名投稿之后,竟然过五关斩六将,一路拼到了半决赛。

下午的时候,我决定去一趟维纳斯,有事要交代一下。

我急忙去了车库,可是我忘记了,昨天我回来的时候,车子去保养了,所以现在一辆可以用的车都没有。

无奈之下,我只好打电话给那个纨绔子弟顾霆宇。

本以为他多多少少会刁难我一下,没想到他很痛快就答应了。

“我现在赶过去,你从院儿里出来,走几步路,在路口等我。”

顾霆宇的车子似乎每天都在换,今天居然换了个牧马人,相当的气派。

我看了看时间,生怕赶不上,急忙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。

可是车子并没有启动,我有些不耐烦。

“能不能快点,我赶时间,两点之前我必须到维纳斯。”

顾耘睿旗下有一个服装分公司,名叫维纳斯,他自己分身无力,也没工夫去仔细的打理,所以一直搁在那,业绩不上不下,据我所知,许念一直想要收购维纳斯,所以我直接问顾耘睿讨了来,许念前段时间想要讨好我,也和维纳斯多多少少有一点关系。

“这位女士,你……是不是上错车了?”

我低着头看手机,听到司机说话时,我这才发现,自己真的上错车了。

我有些尴尬,刚想下车,这时车后座忽然响起一道熟悉低沉的声音:“送她去维纳斯。”

我身子骤然一冷,前不久见到了许念,今天居然无意间碰到了顾霆琛。

“可是顾总,你不是要去祭拜……”

“不急。”

得了他的回答后,司机这才扭转车,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我曾经不止一次幻想过,再次见到顾霆琛我会怎样,可是都没有想到我会这样的冷静,冷静的让我自己都难以想象。

我以为,我会狠狠地咬他一口,或者,在他脸上狠狠地删几个耳光,但是我什么也没有做。

脑子里嗡嗡直响,像是一瞬间爆开了几个炸弹一样,我知道,我现在的脸和从前的差距,他一定认不出我,可我的心,还是忍不住悸动着,这个男人,曾经是我深入骨髓爱着的。

车子里静悄悄的,直到那司机开口喊了我一声我才反应过来。

我想着那些旧事,可以说心里一团乱,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那司机聊着。

这司机很善谈,从生活琐事聊到了顾霆琛的感情问题。

“我们顾总什么都好,就是到现在还没个女朋友,实在是可惜。”

他?

没有女朋友?

难道三年来许念没有跟他结婚?

就在我和司机毫无营养的聊天中,车子停下了。

顾霆琛一路上都没说话,在我下车的时候,反而跟在了我的身后。

我扭头看了他一眼,客气的说:“顾先生,我到了。”

顾霆琛那双深邃的眸子落在了我的身上,说真的,我被他看的有点不自在,任谁被一个男人这样盯着看都会不自在,更何况我的心里还藏着对这个男人的恨,而且是彻骨的恨。

我不是一个善于伪装的人,这次无意中的重逢,也将我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“顾先生,这样盯着一个女士看,真的合适吗?”

他唇角微微扬起,居然漏出了完美无可挑剔的笑: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感觉你对我有敌意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你从见到我的第一眼,我就感觉到了你的敌意,我们并没有什么仇怨,你的敌意来的莫名其妙,我想知道,为什么。”

他说的慢条斯理,也符合他的个性。

我抿了抿唇:“那很可能是先生你长得让人容易产生敌意。”

“哦?何以见得?”

“你太帅了,我在想,这么帅的男人为什么不是我的,所以想着想着也就产生了敌意。”

“你不想说,我也不能勉强,只希望有什么误会,能够把话说清楚。”

“呵呵,顾先生是个聪明人,那我想问问,顾先生能看出来这份敌意有多浓烈么?”

他摇了摇头:“看不出。”

“可能浓到想杀了你的地步。”

他神情明显的一愣,眉头微微皱紧,墨色的一双眸子也变得更加的让人难以捉摸。

我笑着说了句:“我喜欢开玩笑,顾先生别介意。”

他挑了挑眉,看着我的目光,探究味儿十足。

我也没有再理会他,而是径直走进了维纳斯的办公室,维纳斯虽然不景气,可是,里面的员工,大多都是顾耘睿的老部下,或者说,被顾耘睿放弃的老部下,其中有一个设计部总监,名叫段飞,很有才华,可是不知怎么回事,上一届服装大赛时,被发现了抄袭事件,要不然,冠军,稳稳是段飞的。

一个设计师,一旦被冠上抄袭的字眼,那么他的未来也就毁了,顾耘睿惜才,但是留在身边不合适,所以丢到了维纳斯。

“顾太太,您怎么有空过来了?”段飞见到我之后,客气的问。

我坐在了他的对面,开门见山的说:“你帮我监视一个人。”

“谁?”

“许念。”

听到许念的名字,段飞的眼神中明显闪过一抹凉意,上一次他被卷进抄袭,他成了冤大头,我看得出,他一直在怀疑许念,只是他没有证据。

我从来不相信任何人,可是,我相信,敌人的敌人,会成为短暂的朋友。

“这一任服装大赛,我已经在顾耘睿的面前,推荐你为策划,到时候,你帮我监视她,许念这个人,狡猾贪婪,她为了三连冠,绝对不会坐以待毙,你能不能抓到她的把柄,全靠你自己了。”

“好。”段飞很干脆的答应了,他是个聪明人,我今天来这找他,我想,他也应该能明白我是什么态度。

“我今天没有来找过你,知道吗?”

段飞立刻接话:“我今天也没有见过顾太太,一直在忙。”

和聪明人谈话,就是痛快。

温馨提示: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。
百度